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明建设 >

文明建设Class teacher

连续8年来青打卡!银鸥AF53和朋友们欢迎回家

2022-01-13  admin  阅读:

 

 

  每年,这只海鸥都会出现在青岛。“AF53”的翼标,让它在成千上万只海鸥中有着鲜明的辨识度。从2014年与青岛的观鸟人相遇,至今已有8个年头了。每年年初回不回青岛,牵挂着青岛人的心。昨天,青岛市观鸟协会副会长徐克阳向记者讲述了青岛与海鸥“AF53”连续8年“约会”的故事。这不仅是青岛观鸟人的一份牵挂,也是青岛的期待:AF53和你的朋友们,青岛永远都是你们的家。

  刚过去的春节假期,很多市民都有过在栈桥观赏投喂海鸥的经历。“海鸥吃得太饱,都浮在海面上消化食儿”,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发布过类似照片。

  其实在青岛的沿海,到处都有海鸥的身影。胶州湾内,栈桥、五四广场、麦岛等附近海域,它们往往扎堆出现。

  据了解,目前来青岛越冬的海鸥已有10万多只,且每年都在增加。在这10万多只海鸥里面,有一只带有“AF53”翼标的银鸥,已经连续8年出现在青岛的海边了。

  “连续多年来青岛的海鸥肯定很多,但这只因为带有翼标,最具辨识度,可以说,它是象征海鸥与青岛不解之缘的‘明星’代表。”青岛市观鸟协会会长薛琳介绍。

  时间回到2014年1月份,在极地海洋世界外侧的礁石上,青岛市观鸟协会副会长徐克阳在拍摄海鸥和其它鸟类时,镜头里一只银鸥让他眼前一亮:这只银鸥带有翼标“AF53”。“翼标是世界上鸟类观测科研人员常用的一种鸟类环志,上面刻有环志的国家、机构、地址(信箱号)和鸟环类型、编号等,便于研究候鸟迁徙动态及规律。”徐克阳介绍,后来他根据翼标信息得知,这只海鸥是德国鸟类研究员安德烈亚斯·布赫海姆于2008年在俄罗斯贝加尔湖畔环志的蒙古银鸥,环志时已满4岁。

  从2014年开始到2021年,每年的1月份,青岛的观鸟人就开始有意识地“盯”住极地海洋世界外侧的礁石,希望能发现“AF53”的身影。“AF53”也不让大家失望,除了2017年4月份才出现外,其它年份里都是在1月上旬按时露面。

  “岛城的观鸟人,心中已有一份默契和牵挂,每年到了1月份,大家心里都会觉得老朋友的身影就要出现了。”徐克阳介绍,观鸟爱好者们还约定了一件事:看到银鸥AF53要第一时间分享消息。

  “今年AF53还会来青岛吗?”青岛观鸟人的担心不是没有来由。“AF53”2008年环志时已满4岁,到今年至少已经18岁了。据介绍,有记录的银鸥寿命有18岁、19岁、32岁,“AF53”已经算是高龄海鸥了。对于年轻的海鸥来说,只要和群体一起,几千公里的跋涉,平安到达是大概率的事情。但对于年老的海鸥来说,则不是一件易事。

  贝加尔湖到青岛的直线多公里,一路上崇山峻岭、大漠戈壁、大江大河多变的地貌环境,加上风雪雨雾等恶劣天气,都有可能成为“AF53”迁徙的“拦路虎”。“遇到‘AF53’,感觉非常有缘分。带翼标的大鸥我拍过好几只,只有它每年我都能遇上。”提起这只银鸥,徐克阳非常感慨,他给布赫海姆发邮件说在青岛发现了银鸥AF53,对方没想到自己的观测研究工作得到了一个中国人的回应,给了他更多银鸥的信息。”

  2021年1月9日,来自深圳的观鸟爱好者周哲发现了“AF53”的身影。“我非常高兴地告诉布赫海姆,银鸥AF53已平安到达青岛。”徐克阳说。

  青岛的海鸥来自哪里,它们迁徙的时间和路线有什么“秘密”,记者就此采访了青岛市观鸟协会副会长徐克阳。

  红嘴鸥是青岛最常见的鸥,因嘴部是红色而得名。每年的11月下旬开始零星出现在沿海,然后数量逐渐增长,到三四月份时因从南方北返的群体增多而达到顶峰。从4月开始,大群的红嘴鸥逐渐离开青岛,到西伯利亚、蒙古等地生儿育女。

  黑尾鸥顾名思义就是有着黑色尾巴的鸥。黑尾鸥是海洋性的鸥,不像其他的鸥在内陆湖泊湿地的小岛上繁殖,黑尾鸥只在海岛上繁殖。

  灰背鸥因成鸟灰黑色的上体而得名,是一种大型的海鸥,体长在55-67厘米之间。灰背鸥主要繁殖在勘察加半岛到日本的北海道一带,因为地理上的阻挡,能进入我国东部沿海的个体比较少。青岛的灰背鸥也很罕见,但是每年都会很稳定地出现在市区沿海几个地点。

  蒙古银鸥是青岛数量最多最常见的大鸥,海滨、河流、水库、湿地中都能看到它的身影,也是最早到达青岛的大型鸥。根据观察,这些鸥可能并不在青岛过冬,休息一段时间后会继续南下。蒙古银鸥的繁殖地比较靠南,主要在贝加尔湖到外蒙古和内蒙古东部一带繁殖。

  青岛市观鸟协会会长薛琳介绍,2020年夏天,研究人员发现,他们在长门岩岛给安装了GPS定位器的两只黄嘴白鹭,一只在青岛西海岸新区唐岛湾附近游荡,另一只则在威海市乳山附近滩涂游荡。

  到了10月下旬,两只白鹭开始南迁。它们都是选择跨海迁徙,其中一只由江苏东台条子泥登陆,另一只由连云港登陆,颠覆了往常沿海岸迁徙越冬的习惯,转向内陆飞去。其中一只在安徽铜陵作简短停留后继续向鄱阳湖飞去。另一只白鹭横穿整个江苏省,进入安徽省后由黄山向西南方向也进入鄱阳湖开始越冬。并于11月中旬离开鄱阳湖,最终抵达位于汕头的越冬地。在大公岛安装GPS定位器的白额鹱,整个10月都在大公岛周边海域活动,最远活动至距离大公岛170公里左右海域,但又于当天返回。10月22日这只白额鹱开始南迁,首先在浙江沿海作简短停留,后继续南下,最终于2020年12月11日从巴布亚新几内亚传来GPS坐标。

  “此次GPS跟踪器的安装不仅在黄嘴白鹭越冬地方面有了新的发现,更让我们得知,原来我们青岛繁殖成功的白额鹱要到遥远的地球另一边(巴布亚新几内亚)越冬。”薛琳说。

  胶州湾因为有大沽河等多条河流注入,所以海水富含营养,是156种数十万只鸟的避风港湾。胶州湾滨海湿地位于国际三大候鸟迁徙线路上,是过境候鸟、旅鸟的迁徙停歇地、补充能量的重要“加油站”,也是冬候鸟的越冬地和夏候鸟的繁殖地。

  胶州湾湿地在东亚-澳大利西亚鸟类迁飞路线中,是亚太地区水鸟迁徙的重要停歇地和越冬地。

  青岛有着绵长的海岸线和开阔的海域,同时海岛鸟类也是青岛鸟类最大的特色。青岛的大公岛、长门岩岛是扁嘴海雀、黑叉尾海燕、白额鹱、东亚蝗莺在我国仅有的几个繁殖地之一,其中也是东亚蝗莺、扁嘴海雀在我国唯一的已知繁殖地。

  2018年起青岛市观鸟协会在青岛市园林和林业局、大公岛省级自然保护区、质兰基金会、北京林业大学、中山大学、中科院林业所的合作与支持下,对大公岛和长门岩岛的特色繁殖鸟开始进行系统的监测、保护、研究工作。(观海新闻/青岛早报记者 魏铌邦)